却仍然让家长们趋之若鹜

2017-12-15 17:59 来源:网络整理

  目前担任上海均瑶集团世外教育集团总经理的徐俭,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,民办教育的职能之一是为公办“补位”,而细化到世界外国语小学和中学来说,定位是“精英教育”,世外的口号是“为世界未来培养精英”。

  这些高素质的竞争对手们,大多都有身份自觉,不认为自己的孩子会比别人差一些。优质民办小学的录取率仅有5%,对绝大多数家长来说,他们的孩子注定是95%中的一员。但让家长承认且正视这一点,却十分困难。他们更愿意相信,经过努力,自己的孩子一定会成为那5%。

  公办学校自身也在尝试进行改革,以求突围。

  “社会竞争在加剧。而层层筛选的升学制度,无非是将残酷而激烈的社会竞争,(从职场)提前到高考甚至幼儿园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让孩子早点了解社会的真相,为未来的竞争做好准备,有什么不好吗?”

  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,家长的焦虑很容易扩散,从一个人到一群人,最后每个人都顾虑重重。

  即便如此,如今的面谈仍考察学生的短时记忆力、反应能力、外语模仿力等,这些方面表现优秀的学生会被民办小学优先挑走。

  上海教育界一位知情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这5所转制学校中,一所是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校,一所在转制后发展情况一般,后来这两所学校都转回了公办。剩下的3所发展较好的公立转制学校转为民办小学,与盛大花园小学共同成为徐汇区的4所民办小学,即至今十分热门的世外、盛大、逸夫和爱菊小学。

  当时,中国的改革开放已有十余年,上海浦东已开始开发,定位是面向世界。如今十分常见的“国际型人才”的口号,在当年的上海十分新鲜,却又符合城市定位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家长就会倾向于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”,因为没人敢拿孩子的未来做赌注。“万一将来有用呢”或者“至少不会有啥坏处吧”,成为很多家长选择的逻辑。

  不进取的原因与教师工资有一定的关系。根据上海市的统一标准,全市公办小学的教师工资相差不大,年薪在10万元左右。

  截至2001年底,上海市的公立转制学校共有76所。

  一位教育学者说,在小升初问题上,家长遇到的是一个“无解的焦虑”,因为没有人能说清楚现在所做的事与10年后的状态之间的因果关系。这时,理性起不到决定性作用。

  上海幼升小调查:“幼儿时期的一次高考”

  家长的焦虑一旦产生,就会不断生长,因为它没有一个解决的方案。没有人能确切知道小学多上几节英语课,与十多年后的高考甚至就业有没有影响,有多大影响。

  近几年来,民办小学已经成为上海不少家长的第一选择,而进入民办小学的竞争之激烈,被家长戏称为“幼儿时期的一次高考”。

  他认为,根据家境的好坏、自身的优秀与否,适龄儿童可以分为四类。其中,家境好、自身优秀的孩子以及家境好、不太优秀的孩子,都进入了民办小学。前者通过面谈被选入,后者则通过“关系”等途径进入。

版权声明:文章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分享到:0